看日不落的小兔

一个梦

  昨晚做了个梦,瓶簇相关毫无理由毫无逻辑,慎点

    昨晚做梦梦到了我是黎簇的视角,就是我=黎簇,然后我莫名的有张日山、黑爷、小哥的号码(别问我小哥怎么有手机我也不清楚),当时他们说有事可以找他们然后就给我留了联系方式。

    我梦到我跟好哥苏万三个人一起玩,玩到挺晚的,他们俩准备回家了,然后在街边上准备叫车,我当时脑子一抽就说,我叫人来接你们回去吧,好哥苏万就说好,

    然后我就开始打张日山的电话,大概张会长日理万机没时间接电话吧…,我打的电话就被转接到了奇怪的地方,然后我就再给黑爷打电话,我想着黑爷不是开滴滴么来接他们回家也不是不可以,结果我忘了怎么了,好像跟黑爷没聊几句黑爷就不说了把电话挂了,没来接他们,

     这个时候苏万突然从身上掏出一只活的尸蟞…,他说是黑爷叫他养的,养也就算了他把尸蟞绑了个绳子挂在脖子上的,我就说黑爷变态,然后我就再打电话给小哥(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让小哥来接他们俩),电话拨出去响了两声,我就想小哥应该不会接电话,就把电话挂了,然后就跟苏万杨好说,要不…你们还是打车回去吧?他们就爽快的应了好。

     送走了他们我转头回家,结果才进小区大门呢,就听见雷声响,我抬头看了看天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,回过头往身后看看,然后就发现小哥就跟在我后头几米远,一声不吭的瞅着我,

     我也没跟他说话他也没跟我说啥,眼看着雨要下大了,我转头就往家里跑,小哥也跟着我跑,一路跑回家里还是给大雨淋了个透心凉,小哥把我拎起来扔进浴室,我就在浴室洗了个热水澡,出来直接躺床上了,小哥也进浴室洗了出来然后上床把我抱在怀里睡觉。

     我们俩见面到最后都没说过一句话,但是当时我内心十分平静,感觉仿佛这样很正常,后来我似乎还梦见了小哥陪我复习,他就一声不响的坐在我旁边一直看着我,我被他盯着也安安心心每一天复习,当时我就在想,破案了,为什么黎簇一下子考了666,原来是因为小哥陪着他哈哈哈哈。








     以上就是我昨晚的梦,没理由没逻辑,就是感觉梦到自己磕的cp发糖了感觉很激动想发出来,就是个梦ooc肯定也是有的,轻喷呀_(:з)∠)_

激情脑洞,极其ooc

最近跟着姐姐断断续续的看了点天盛长歌,忍不住拉郎一下三石弟弟的作品,对天盛长歌了解也不多,ooc或者说错了什么勿怪!

首先是宁奕×子婴
宁奕当上了皇帝,然后子婴的国家气数已尽,子婴实在撑不起来,于是报完了父仇,就捧着国玺去城门口迎御驾亲征的宁奕。

然后告诉宁奕说自己随他们处置,只求他们不要伤害自己的百姓,

宁奕一看一个那么小的小皇帝竟然为了自己的国家百姓有这种见识,为了自己的百姓愿意这样做,于是不忍杀他,又因为惜才,喜欢他的智慧见识就把他带在身边,然后两个人就可以发展感情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
接下来是宁奕和《影》里的小将军,对于影我的了解也不多,若是有错的欢迎指正_(:з)∠)_

小将军的父亲是个纯臣,就是不跟别人站队,结成帮派,只帮皇上做事的那种,

一开始小将军的父亲因为不愿意帮那些帮派的大臣,招人恨就被陷害死了,小将军的父亲告诉他,自己最恨这种结党营私的权臣,叫小将军不要想着给他报仇,

因为要想给他报仇单小将军一个人是不行的,所以要给他报仇的话一定得依仗着别人,那就得跟了别人的帮派,如果小将军为了报仇这么做了那他父亲宁愿他不要给自己报仇。

完了小将军给别人陷害去了边关镇守,当时宁奕还没出来所以不认识他,到了5年换防(←我也不知道该几年换防反正就瞎扯),小将军回来了,第一次回朝就整一个直瞪瞪的,边疆镇守这么多年也不邀功什么的,

宁奕这才发现还有个正直忠义的小将军,然后看他那么小,还得去那么冷还苦的地方守关,就谏言皇上让小将军在京中过完年再走,皇上同意了

小将军因为常年不在朝中,突然回来在殿内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,也没有靠山,然后大老远回来也不孝敬别的官员,对别人也不奉承,

那些官员一看他在整个朝野都无亲无故,于是觉得他好欺负天天陷害他,有一天直接捅到皇上面前,小将军一点经验都没有于是给别人陷害的狼狈不堪,于是宁奕就出来救了小将军,

为此小将军还专门登府拜谢,但是一进人家府邸就绷着脸跟宁奕说,我是不会参与皇子们的私斗的,即使殿下您帮了我我很感谢殿下,但是殿下要是拿此事要挟我逼我做您的人我是不做的,说完就走了

宁奕一看就笑的不行,一个小孩绷着张脸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跟他说一通完了就跑了,明明自己救了他他还一副防备的样子,而且耿直的可爱

他离开这么久,突然回来最好就是找个稳妥的靠山才能在这朝堂存活下去,结果自己主动帮他他还拒绝了,倒是个忠于朝廷的纯臣。

后来宁奕时不时就喜欢无伤大雅的逗一逗小将军,慢慢发现小将军很有才能,指挥士兵也面面俱到深得军心,要不是他不愿意归哪个帮派,他绝对能成大用,

完了小将军也慢慢发现楚王是个厉害的人,深谋远虑藏的极深(←当然是宁奕故意让他看见的),又被人家时不时露出来的才华智谋所吸引而且宁奕多次帮他,于是小将军不知何时悄悄生出了莫名的情愫…。

………后面的我想不出来了,脑洞到此为止_(:з)∠)_

不负责任脑洞,对几部作品了解都不算深,文笔还差写个脑洞都描述不好…,可能也没人看,就记个脑洞吧,勿喷哦!

向小故事低头,于是他们啪了个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挽发


ooc
ooc
ooc
ooc属于我_(:з)∠)_
终于还是没赶上国庆节……,一个段子拖了五天感觉自己真是个废人了_(:з)∠)_
文笔渣,崩,第一次写段子这种东西渣到没边,慎入!!!
           自从不算愉快德第一次相遇后(←妖狐单方面),妖狐许久都未曾见到过那个可爱的,他命定之中的少女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没什么,他总归还会见到其他可爱的少女的,可是妖狐心底还是隐隐的有些失望。刚开始他几乎时常想起可爱的少女,她欢快无邪的声音,粉色的长发随着摇晃的身躯一荡一荡的,清澈的眼睛好像从来不会有不开心的情绪,如此可爱,又如此甜美,让人想紧紧的拥在怀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妖狐也仅仅是惋惜罢了,找也找过了,既然找不到,那就没必要为此挂怀。
直到有一天他糊里糊涂的成了安培晴明的式神,并且被告知他很早以前就是晴明的式神,只是因为一些事故忘掉了,听起来乌龙极了,不过也罢,谁让他打不过人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倍晴明的式神中倒是有许多女孩子,个个都十分漂亮,只是个个也都十分危险,每一位都强大且美丽,不可随意触碰,但是养养眼还是可以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让妖狐意想不到的是,在这个阴阳师的庭院里,他见到了跳跳妹妹,当时被他称为命定之中的少女,一如初见时一样,天真无邪的看着他………………的尾巴,而后面尾随而来的是跳跳妹妹的两个哥哥,跳跳一家也是安培晴明的式神,这就意味着他们以后要生活在一个屋檐……或者说一个阴阳寮下,这无疑使得两个妹控的哥哥很紧张,开始寸步不离的跟在妹妹身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此妖狐也只能表示惋惜,这年头女孩不好拐啊!要不就是人家比你强,要不就是被保护的死死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日,安培晴明带着几个式神出门了,还把三兄妹中比较理智的跳跳弟弟也带走了,可惜跳跳妹妹身边还有跳跳哥哥,即使无脑可是却喜欢用蛮力,什么都没说清楚就一棺材砸过来……,完美的实行了听不懂没关系,只要是你我看到你就打的精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实话妖狐是不想跟这种样的人打交道的,可是与他命定中的少女却是他的妹妹,这就很麻烦了,虽然是这么想着,但是妖狐还是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后院,平时一个小姑娘都喜欢玩耍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妖狐远远的就看见兄妹俩坐在一起,跳跳妹妹抱着番茄一动不动的站着,而她的哥哥就站在她身后,拿着一个木梳,竟是在给妹妹梳头,妹妹头发极长,平日即使穿着增高的木屐,也有拖到地上的危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要梳顺这么长的头发,跳跳哥哥明显的有点手忙脚乱,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僵尸的原因,跳跳哥哥的动作很僵硬,僵硬到多次扯到妹妹的头发。
站在远处的妖狐看着这一幕,仿佛每一下都在扯他的毛一样,深深的皱眉,深深的体会过被扯毛的同使得他心疼起了跳跳妹妹。
“真是……迟钝的兄长啊,弄疼了那么美好的少女却浑然未觉,真是不知疼惜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跳跳妹妹一副毫无知觉的样子,低头继续跟番茄玩耍,甚至头发被扯掉了些许都没什么反应,反倒是心疼少女的妖狐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抱进怀里,制止她兄长毫无自觉的行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却在此时,跳跳哥哥用发绳把妹妹的长发束起,头发虽然还是有点乱,但勉强还是可以了,显然跳跳哥哥也有点手酸了,就先这样了,而蝴蝶精正从前院走过来,妖狐才往前一步,赶紧侧身又往后退了退,他可是看见跳跳哥哥的棺材了,虽然砸不死但是还是很疼的,而且毕竟是心仪的少女的兄长,对方怎么样于礼他都不好躲……,还有每次见到跳跳哥哥他的毛都要少很多,看他扯掉跳跳妹妹那么多头发,一定是拔毛拔多了!
“博雅先生带来了些城里的小吃,大家都在呢,你们兄妹俩也一起吧,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跳跳哥哥闻言明显心动了,拉着妹妹就要一起去,跳跳妹妹却少见的抽了抽手表示不想去。
“哥哥去吧,我还要跟番茄玩,哥哥说再不跟番茄玩它就要长蘑菇了!我不要番茄长蘑菇!”
“可是……你不想吃糖了?”
“不吃啦!哥哥快去吧!晚了要没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 说着跳跳妹妹就把哥哥堆了几步,见状跳跳哥哥只好让妹妹自己玩,他很快回来,然后就跟着蝴蝶精走了,站在远处妖狐简直想喊一句天助小生啊!
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跳跳哥哥走远了,妖狐立马几步走到跳跳妹妹背后,全然不见平日的淡定,接近了跳跳妹妹后,速度却又慢下来,像是怕惊扰了女孩一样,两人的距离已经很近,妖狐也不开口叫住跳跳妹妹,就这么静静的站着,跳跳妹妹也全然没发觉身后有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过了几分钟,妖狐才伸出手,轻轻撩起跳跳妹妹的一缕粉色的秀发,爱怜的用手指轻轻摩挲,低头轻吻一下手中的发丝,就在此时,玩的正开心的跳跳妹妹突然转身猛的抱住身后的妖狐的腰部。
“抓住叔叔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妖狐一愣,这是……一直在等他么?等妖狐回过神,心底泛起丝丝甜蜜,也不管跳跳妹妹立马松开他的腰然后去抱住尾巴,反手就把跳跳妹妹拥入怀中,嘴角上扬的想着,自己命定中的少女果然不一样,这么容易撩起他的甜蜜与满足感,心里高兴的妖狐甚至略过了少女对自己的称呼。
“命定的少女啊,你怎么知道小生在的?让如此美好的女孩久等真是小生的不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跳跳妹妹揪着尾巴眨眨眼,仰头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“我感觉到的!www我是不是很厉害!我好厉害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少女再自己怀里就蹦起来了,妖狐眼里满是宠溺,顺手揉揉她的长发,随后想起什么,拿起刚刚跳跳哥哥放下的木梳,天生带着诱惑的声音里又软了几分,有些哄人的感觉。
“美丽的少女啊,可否让小生替你挽发?如此美丽的秀发,不好好打理真是可惜了。”
“扎头发么?好呀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说着跳跳妹妹就背过身,依旧抱着尾巴不撒手,就这么给妖狐摆弄她的头发,妖狐轻轻的把跳跳妹妹的头发散开,一点一点的梳顺了,本来顺滑的秀发却是处处打结,妖狐也细心的一点点梳开,跳跳妹妹站着也在晃腿,略显无聊的开腔。
“叔叔啊,你为什么喜欢叫人少女?”
“少女是最美丽,可爱,最具有活力的称呼,小生认为用这个词称呼可爱的女孩非常美好。还有可以的话请务必叫哥哥。”
“可是啊,叫多了不会搞混吗?”
“不会的,怎么可以弄混美丽的少女呢?会伤到她们的心的,还有不要忽略刚刚小生的问题。”
“你想啊!你见谁都叫少女,怎么可能不弄混?”
“所以说不会弄混的…,”
“像我有两个哥哥,一个叫哥哥,一个叫大哥,这样就不会弄混啦!”
“请好好听人说话……小生不会做出记不住少女这种失礼的……”
“要是你叫一声少女!然后所有人都回头,那不就不好啦!”
“不……,那种情况小生的叫法还是会有分别,不会……”
“然后大家就乱成一团!都不知道你在叫谁,哇!好厉害的样子!”
“请让人把话说完!即使你是小生命定的少女,总是被打断小生还是会……,”
“我叫跳跳妹妹哦!命定是什么??”
“请不要再打断小生了!命定就是!…………诶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妖狐惊喜的抬头,刚刚跳跳妹妹的意思就是想要一个不一样的爱称吧?!居然让女孩子提出这样的想法自己实在是太失职了!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主动!真是更让人心动了!
           妖狐脸上满是喜悦,掩在面具下的眼睛也溢满笑意。
“居然让女孩子提出想要专称真是小生的错呢,知道了,以后小生不会在用那种称呼称呼你,跳跳妹妹……是特殊的哦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妖狐脸上浮现可疑的红昏,跳跳妹妹不知道话题怎么回事就变了,深深的思考起来怎么会变成自己都不懂的词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看到跳跳妹妹不说话了,妖狐觉得对方一定也跟自己一样有些害羞了!啊……多么可爱的少女啊!手上却不停,把头发梳顺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妖狐想着少女都喜欢美丽,漂亮之物,于是就想给跳跳妹妹挽个发髻,刚把头发分好,挽起个发圈的时候,正欲弄个花样,跳跳妹妹却感觉到了什么,仰头看他。
“叔叔你在做什么?”
“叫哥哥,在帮你挽个发髻啊,那样就好看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跳跳妹妹歪头想了想,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,鼓起脸就拍拍他的手。
“我不想要发髻,就要原来那样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妖狐看着跳跳妹妹不停地乱动,只好止住了手里的动作。
“好好好就原来那样,不要乱动啊,会扯到你的头发的,扯掉了小生可是会心痛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就这么三两下把头发简单的扎好,妖狐附身抱住跳跳妹妹,心想此时如此美好,更坚定了追求跳跳妹妹的决心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色狐狸你在对我妹妹做什么!”